踔厲奮發新征程 | “人工智能+”加出發展新動能
中共中央辦公廳印發《通知》 在全黨開展黨紀學習教育
貫徹落實中央紀委三次全會精神丨督促穩就業保民生

黑眼睛樂隊:用音樂尋找光明

發布時間:2023-05-21  來源:新華網  字體大小[ ]

  毛歡笑熟稔地撥弄著琴弦,和著音樂的節奏輕輕哼唱起來。這一刻,這個16歲的江蘇宿遷姑娘的角色是搖滾樂隊吉他手。“有一點緊張,但更多的是期待。”對于自己的舞臺首秀,她已經躍躍欲試。

  原標題:新華全媒+丨黑眼睛樂隊:用音樂尋找光明

  新華社合肥5月20日電(記者戴威)距離第一次登上舞臺,還有不到48個小時。

  毛歡笑熟稔地撥弄著琴弦,和著音樂的節奏輕輕哼唱起來。這一刻,這個16歲的江蘇宿遷姑娘的角色是搖滾樂隊吉他手。“有一點緊張,但更多的是期待。”對于自己的舞臺首秀,她已經躍躍欲試。

  兩天后,在蕪湖市盲人學校多功能廳,剛加入黑眼睛樂隊不久的毛歡笑,將和樂隊其他隊員一起,為全校師生帶來一場演出。

  2021年,先天性失明的毛歡笑來到蕪湖市盲人學校后,沒有錯過黑眼睛樂隊在校園里的任何一次演出。

 

5月19日,毛歡笑(前)正在排練。受訪者供圖

  2016年,在安徽蕪湖,幾位盲人學生因為對音樂的熱愛,自發組成搖滾樂隊,樂隊取名“黑眼睛”。毛歡笑是這支樂隊的第七批隊員。

  不同于毛歡笑的舞臺首秀,比她小兩歲的鍵盤手王紫諾早已“身經百戰”。

  今年,是這個來自安徽渦陽的小伙子,在蕪湖市盲人學校的第7個年頭。

  “小時候就喜歡圍著音箱聽音樂。每次鍵盤的聲音一出來,我就覺得心跳更快了。”王紫諾說,剛來學校時,終于有機會學習鍵盤,但那時自己實在太瘦小了,“站著還沒鍵盤高,老師只能把架子降低。”

  7年過去了,曾經的“小不點兒”長成了大小伙子。如今的王紫諾,已經能熟練地在黑白格間彈奏出動人的旋律。“未來,我想當一名演奏家。”王紫諾告訴記者,這個夢想,他只和從老家來陪讀的奶奶說過。“她挺支持的,祝我實現夢想。我要加油!”王紫諾一臉認真。

 

5月19日,褚浩嵐(前)正在排練。受訪者供圖

  “樂隊的成員一直在變,而我一直都在。”樂隊的初創成員褚浩嵐說,2014年,17歲的他來到蕪湖市盲人學校學習。此前,他是江蘇省殘疾人游泳隊的一名運動員,曾參加過全運會比賽。褚浩嵐說,之所以選擇離開泳池,是因為總有退役的時候,他想學門技藝“養活自己”,于是來到這所盲人學校學習針灸推拿。

  6歲開始學習二胡的褚浩嵐那時不會想到,最終,“養活自己”的不是針灸推拿,而是從小愛好著的音樂。因為展現出的音樂才能,畢業后的褚浩嵐留在了學校,成了母校的一名音樂教師。

  “在樂隊里待過的三十多位隊員,每個人的樂器都是我教的。”掌握十幾門樂器的褚浩嵐,儼然是這支樂隊的“靈魂人物”,從選歌、分工、編排,把握著樂隊演出的每一處細節。

  “學生看不見,我也看不見,我就只能抓著他們的手,手把手教。”褚浩嵐說,這些年,為了教學生演奏樂器,他什么方法都試過了,唯獨沒試過放棄。

  就這樣,一批批盲生,以“黑眼睛”之名,走上舞臺。“很多人畢業后,會打電話告訴我,如果感到累了倦了,就會唱歌彈琴,緩解壓力。”褚浩嵐說。

  “學?,F在有二百多名盲生,我們想讓每個孩子都至少掌握一項音樂技能。”蕪湖市盲人學校校長席蔚菁說,除了黑眼睛樂隊,學校還成立了心光合唱團、七孔音樂社、歡樂手鼓隊等音樂社團,“希望學生們通過音樂,學會和自己相處,擁有獲得幸福的能力。”

  排練廳外,夜色漸起,路燈亮了起來。排練廳里,黑眼睛樂隊的隊員們,還在反復練習。

  等待他們的,是人生舞臺上,一場又一場精彩的表演。

中國公共新聞網摘編亓淦玉

【免責聲明】:以上圖、文、音/視頻文章內容轉載于網絡(本網原創文章除外),其版權均屬于原作者或歸屬權利人。我們尊重原創,也注重分享。轉發推廣僅供學習參考之用,禁止用于商業用途,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僅供交流學習了解法律、法規、政策,如無意侵犯到貴公司或個人的知識產權,部分文章轉發推送時未能及時與原作者取得聯系,若來源標注錯誤或無意侵犯到您的權益煩請告知本網制作采編部QQ號: 3555333776,微信號:GAN160003,請聯系我們將立即刪除或更正。電話:010-89525216。本網投稿郵箱:3555333776@QQ.COM。通訊地址:北京市通州區通胡大街78號(京貿中心)二層15號。本網原創文章歡迎轉載,為尊重和維護原創權利,請轉載時務必注明原創作者、來源:XXXXX網站。
點擊查看更多評論>>發表感言: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更換。
国产AV人人夜夜澡人人爽麻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