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 決定召開二十屆三中全會 習近平主持會議
黨紀學習教育·學條例 守黨紀 | 加強全方位管理和經常性監督
踔厲奮發新征程 | “人工智能+”加出發展新動能

警鐘丨從吃喝玩樂到單筆受賄500萬,由風及腐墮深淵

發布時間:2023-06-14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字體大小[ ]

  警鐘丨從吃喝玩樂到單筆受賄500萬,由風及腐墮深淵

  康光友,男,1965年3月出生,1982年4月參加工作,1987年5月加入中國共產黨。曾任四川省甘孜州甘孜縣委副書記;白玉縣委副書記、縣長,縣委書記;甘孜州政府黨組成員、副州長。

  2021年9月,四川省紀委監委對康光友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問題立案審查調查。2022年4月,康光友被開除黨籍和公職。2022年9月,四川省遂寧市中級人民法院以受賄罪判處康光友有期徒刑十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一百一十萬元;對康光友違法所得予以追繳,上繳國庫。

  從放牛娃到國家干部,苦難的童年激發了進取的青年,然而,當這條上行的人生軌跡被貪欲攪動后,迅速調轉向下,沉淪的中年最終換來了悔恨的晚年。在享樂中迷失初心的康光友,既想當官又想發財,濫權逐利、家風敗壞,徒留無盡的遺憾與悔恨。

  心態失衡,由風及腐,在貪圖享樂中迷失初心

  貧窮雖然帶來物質上的匱乏,但往往也能從精神上催生奮進的動力,年輕時的康光友就是這樣。

  生于八口之家的康光友,有四個姐姐和一個哥哥,父母都是地道的農民。早年家中只能靠種地維持生計,家境十分貧寒,全家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讀書的康光友身上。1979年夏天,康光友中考失利,望著有病不去醫治只為省錢供其讀書的母親、早出晚歸在田間辛勤勞作的父親,康光友流著眼淚發誓要通過努力改變命運。

  轉機隨之而來。1982年,甘孜州招錄鄉鎮干部,康光友報名參加并如愿以償被錄取,成為一名國家干部。工作初期,康光友也曾懷揣理想,在每個崗位上都兢兢業業干事、勤勤懇懇工作。在遞交入黨申請書時,他寫下了這樣的話,“我迫切要求加入黨組織,決不是圖名利,更不是撈資本,而要為人民的事業任勞任怨。”

  然而,這樣的初心隨著康光友的職務升遷和外在環境的變化,卻逐漸變形走樣。據康光友交代,由于其從小就過著吃不飽、穿不暖的窮苦日子,致使其對金錢和富足的生活有著無限的渴望。

  生活上愛慕虛榮,就無法再安于平淡。一名工程老板有一輛豪華商務車,車子里里外外都十分奢侈,康光友自稱“每坐一次,都感覺像是被金錢包圍著”。于是,在享樂主義驅使下,他從“偶爾借”最終演變成“經常借”,儼然當成了自己的私家車。

  在與商人老板的長期交往中,康光友錯誤地認為:論能力、談素質、比權力,自己就是“大哥”,然而看著這些老板出門有百萬元級別的豪車、住著寬敞明亮的大平層或別墅,自己全家卻蝸居在不到百平方米的房子里,購房還要借款靠房貸,成了經濟上的“小弟”。兩相對比下,康光友心理失衡了,“為了找回‘大哥’的面子,我便想利用自己手中權力,過上和他們一樣的生活。”

  思想上松一寸,行為上就會散一尺??倒庥讯啻谓邮苌倘死习宓难缯?,進的酒店必須高檔大氣上檔次,吃的飯最好是“山珍海味”。隨后變得管不住腿,頻繁進出各種高檔娛樂會所。一聲招呼,商人們都爭著搶著“安排”,一個眼神都能被立馬“領會”。“在這種眾星捧月的追捧下,我熱衷于和老板稱兄道弟,一起吃喝玩樂,享受奢侈服務。”康光友自我剖析道。

  如若不保持高度警惕和思想凈化,由風及腐往往就難以避免。從貪圖物質享受到收受紅包禮金,再到利用職權大肆謀求私利,康光友就這樣越陷越深。

  2011年,為感謝康光友的幫助,某工程老板在康光友家中送給他20萬元。雖然心里覺得不妥,但奈何又無法抵擋利益的誘惑。幾經掙扎后,康光友還是收下了。他悔恨道,走上今天這條路,是自己膽大妄為、咎由自取的結果。

  作風霸道,帶頭貪腐,嚴重敗壞任職地區政治生態

  在康光友的任職經歷中,白玉縣是最長的一站。白玉縣平均海拔3500米以上,距甘孜州首府康定市622公里,是甘孜州較為偏遠的縣之一。在這里,康光友任縣長5年、縣委書記10年。

  據辦案人員介紹,長期擔任“一把手”的經歷,加之任職地區相對偏遠,監督相對薄弱,康光友逐漸養成了說一不二的霸道作風,其行為越發不知收斂。

  “由于政治學習浮于表面,導致自己的思想境界日益滑坡,喜歡原地踏步、喜歡聽好話,接受不了不同的聲音。”康光友回憶道,誰對自己的決策提出反對,他就黑臉相對,甚至在工作安排上對其百般刁難。漸漸地,反對的聲音少了,康光友就更加肆無忌憚,公然違反民主議事規則,該開的會不開,該上會的不上會,心中無原則、辦事無規矩,斂財也變得更加大膽起來。

  在白玉任職期間,各類基礎設施建設項目多了起來,這也給了康光友謀取私利的機會。

  2019年,為了在工程項目中“狠撈一把”,康光友暗中安排、自行謀劃了一場形式上的招投標,自己出資讓其侄兒扎某以他人名義承攬了白玉縣一搬遷安置點的堤防工程。在其授意下,工程款順利撥付,300余萬元的工程利潤也通過扎某的運作,流進了自己的口袋??倒庥寻底蕴兆?,“這樣既能手中有錢收,又能違法無痕跡,還能賺得盆滿缽滿的方式,讓我沉醉其中。”

  同樣是在2019年,商人鄭某某為感謝康光友在項目承攬中給予的幫助,一次性給康光友送了500萬元,這也是康光友單筆受賄金額最大的一次。為規避風險,康光友將這筆錢交給侄兒扎某保管,并叮囑他,如果自己“出事了”,就把錢退回去,如果安然無恙,自己再把錢拿回來,感覺“這樣既安全又保險”。

  在瘋狂的逐利行為驅使下,康光友愈發變得貪婪無度,甚至其自己都認為,久而久之,坐在縣委書記辦公室的不再是名為康光友的領導干部,而是滿身銅臭的“康老板”。

  當然,再聰明的小伎倆,終會露出馬腳、無所遁形。經查,康光友利用職務便利先后收受9人所送財物共計1112.11萬元。其中,黨的十八大后收受753.5萬元。

  上梁不正下梁歪??倒庥巡粌H沒有帶頭做到廉潔自律,甚至頂風違紀,多次帶著縣里各局局長一起接受管理服務對象的宴請,既為商人老板站臺,又為利益在老板與黨員干部之間牽線搭橋。

  據辦案人員介紹,正是由于康光友的不作為和亂作為,導致白玉縣政治生態一度遭受嚴重破壞。時任縣長阿央鄧珠、縣委常委格來均在其后接受審查調查。兩人都有利用職務便利,在工程項目建設中收受他人賄賂的問題。

  “是我利欲熏心,把一個本該為人民謀幸福的縣委書記變成了官商勾結的‘鏈條’,把民心工程辦成了民怨工程,我無顏面對白玉的老百姓。”追思過往,康光友深刻懺悔道。

  心存僥幸,迷信鬼神,在虛幻安慰中墜入深淵

  再瘋狂的行為也總有落幕的一天,即便用再多的手段來遮掩內心的不安,也無濟于事。

  “康光友并非不知道自己的行為已嚴重觸犯黨紀國法,但在利益與風險的權衡與糾結中,他惴惴不安地朝著不歸路越走越遠。”辦案人員說。

  事實上,組織并不是沒有給過康光友機會。2018年11月,四川省紀委曾就康光友收受某工程技術公司部分水泥問題對其進行函詢,但康光友并沒有意識到這是組織對其的提醒和幫助,反而認為采用函詢方式表明組織并沒有掌握多少實質性問題,便謊稱水泥系其侄子澤某購買,只是未及時支付貨款。

  在用欺騙和謊言來回應的同時,康光友將自己收錢的方式做得越來越隱蔽。為了規避風險,他再次給自己設定了“收錢不存卡、房車不掛名、撈錢不露面”的“規矩”,以期瞞天過海。

  畢竟已經露出了蛛絲馬跡,心虛的康光友恍如驚弓之鳥,每天惶恐度日。“記得有一次在成都辦事,經過省紀委大門,我都感到心驚肉跳……自此以后都會繞道而行。”而且,為了掩飾心里的不安,康光友不信馬列信起了鬼神。

  “現在回想起來,這些做法實在是太荒唐了,就像一只愚笨的鴕鳥把頭埋進地里,自欺欺人,荒謬至極。”康光友反思道。

  即便內心惶恐不安,但在僥幸心理作用下,康光友并沒有選擇主動交代問題,而是一邊惶惶不可終日,一邊繼續以權斂財,直到接受省紀委監委審查調查,康光友的權錢交易才按下停止鍵。

  被留置初期,康光友曾選擇性交代問題,以圖蒙混過關,但在辦案人員的政策宣講和教育引導下,康光友最終放下了思想包袱,交代了自己的違紀違法事實,這也讓他換得了難得的心理安寧。

  “如果人生能像放電影一樣重來一次,我怎么也不會重演今日的悲劇。但我深知時光不可能倒流,留給我的只有痛徹心扉、沒有盡頭的懺悔。如今,我向組織交代了問題,如釋重負,重新找到了人生的出路。”這是貪欲褪去后,迷途知返的康光友直面內心發出的深刻悔悟??上?,這份悔悟以失去自由為代價,既來得太晚也來得太重。一個曾經的勵志青年未能堅守本心,在利益考驗面前作出了錯誤的選擇,親手給自己寫下一個令人唏噓的結局。(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侯榮 通訊員 李海博 楊智淋)

  康光友懺悔錄(節選)

  2021年9月7日,這是我為自己的“瘋狂”行為“買單”的日子。在被省紀委監委工作人員帶上車的那一刻,我明白自己“完了”。車窗外呼呼的風聲像在不停地訴說著我無邊的罪孽,我知道自己的人生已經跌入了深淵。

  我小時候家境十分貧寒,父母是地道的農民,全家人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我身上,支持我讀書,希望我能走出大山,成為一個有用的人。在我考上鄉鎮干部后,阿媽一手摸著我的頭,一手撥弄著手中的念珠對我說:“娃子,你有出息了,今后一定要當個好干部。”工作后,看到身邊的黨員干部總是沖在前,心中時刻想著老百姓,那時,黨在我心中的形象是既圣潔又高大,我決心加入中國共產黨。在向組織遞交入黨申請書時,我寫下了“決不圖名利,更不是撈資本”的誓言。

  走到今天這一步,根源在于自己思想滑坡、私欲膨脹、底線思維嚴重缺失。我打小就對金錢和富足的生活有著無限的渴望,時?;孟胱约合胭I啥就買啥、想吃啥就吃啥,不再為金錢發愁。人一旦鉆到錢眼里,就會無所不用其極、想方設法“搞錢”,啥都擋不住。

  隨著職務的升遷,我不再滿足于用手中的權力幫親戚拉生意,自己也開始當起了老板。當了白玉縣“一把手”后,我在全縣的工程項目方面有很大的話語權,我讓侄兒出面去承攬項目,自己私下給各單位負責人打招呼幫侄兒拿到項目,而獲利全部都歸我,我就這樣利用職權,在工程領域建設中撈錢。時至今日,我終在既想當官又想發財這條“不歸路”上跌入深淵,品嘗到貪婪的苦果,這苦澀的滋味,讓我痛悔莫及。

  作為一名黨員領導干部,我沒有保持平和的心態,沒有正確看待個人的得與失、名與利。在與商人老板的長期交往過程中,我逐漸被他們的甜言蜜語、糖衣炮彈蒙蔽了心智,熱衷于和他們稱兄道弟,甚至還想把這種關系傳續給下一代,讓這種情感天長地久。而今想起來,與他們的“友誼”也只是建立在權錢交易上,這種“友誼”只會讓我不分是非,把自己抬到審判席前,淪為“階下囚”,而曾經的商人老板終會一哄而散。

  雖然從小放牛長大,當了三年農民,但我深知沒有黨就沒有我的成長,然而我卻破紀破法、投機鉆營,偏入了歧途、背離了初心,對紀法沒有了敬畏,徹頭徹尾變成了一個罪孽深重的人。我對不起白玉縣的人民,作為本地成長起來的“一把手”,我不僅沒有為老百姓謀幸福,還不顧群眾感受,為了突出自己的政績,把民生工程辦成了民怨工程,讓白玉縣的老百姓吃了苦、受了罪。我也對不起家人,哪怕一萬句“對不起”也不能彌補我帶給他們的傷痛,只有真誠謝罪,懇求他們原諒。

中國廉政法紀網摘編亓淦玉

【免責聲明】:以上圖、文、音/視頻文章內容轉載于網絡(本網原創文章除外),其版權均屬于原作者或歸屬權利人。我們尊重原創,也注重分享。轉發推廣僅供學習參考之用,禁止用于商業用途,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僅供交流學習了解法律、法規、政策,如無意侵犯到貴公司或個人的知識產權,部分文章轉發推送時未能及時與原作者取得聯系,若來源標注錯誤或無意侵犯到您的權益煩請告知本網制作采編部QQ號: 3555333776,微信號:GAN160003,請聯系我們將立即刪除或更正。電話:010-89525216。本網投稿郵箱:3555333776@QQ.COM。通訊地址:北京市通州區通胡大街78號(京貿中心)二層15號。本網原創文章歡迎轉載,為尊重和維護原創權利,請轉載時務必注明原創作者、來源:XXXXX網站。
點擊查看更多評論>>發表感言: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更換。
国产AV人人夜夜澡人人爽麻豆